别翻书!马上告诉我,哪些植物可以用来染色?
发布时间:2022-01-24
出品:科普中国
制作:曹承娥 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
监制: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

  “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这是名篇《生查子·春山烟欲收》中的经典词句。只因为思念的那个人穿着绿色的罗裙,所以爱屋及乌,对随处可见的绿草也格外怜惜。

  那么问题来了,令人魂牵梦萦的绿罗裙是用什么染成的呢?

植物染料:来自大自然的染色工

  人类最早获得的染色原料来自于大自然,主要包括矿物染料、动物染料和植物染料三类。我国先民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开始利用赤铁矿粉来染红色了,但在后期的不断探索中,他们发现植物染色的着色效果和牢固度更佳,具有明显优势。经过反复实践,他们练就了一套使用植物染料染色的技艺,于是植物染料逐步取代了矿物和动物染料,为人们所广泛使用。

  人们从植物的根、茎、叶、花、果、皮等部位中提取天然色素做成染液,根据自身需要,染成相应的图案和颜色。植物染色在我国历史上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古人将颜色分为正色和间色,正色指红、黄、蓝三原色和黑、白两极色,其余颜色均为间色。除白色外,其它颜色主要靠植物染料来获取。单独染出各种间色的植物不多,通常情况下多用三原色复染所得。如那条令人魂牵梦萦的绿罗裙,就是用黄色和蓝色染制而成。

红黄蓝黑齐上阵,谁持彩练当空舞

  (1)红色系

  红色系包括赤、朱、绛、茜、彤等颜色。染红色的植物很多,其中人们使用最广泛的主要有茜草、红花和苏木三种。就染出颜色的饱和度与牢固度而言,红花最高,茜草次之,苏木最低,正好满足了人们对多种红色的需求。

  茜草(Rubia cordifolia L.)是茜草科茜草属的草质攀援藤木,我国大部分地区均适宜种植。其根状茎和节上的须根含有茜素,能染红色。茜草是我国最早使用的红色植物染料,在《诗经》中被称为“茹藘”。据《汉官仪》所云:“染园出栀茜供染御服,是其处也。”足见茜草作为染色植物的重要性。

  古人利用茜草染红色时,会加入明矾作为媒染剂,从而使颜色色泽明亮,兼具良好的耐洗性。长沙马王堆一号墓中出土的深红绢和长寿绣袍底色,就是茜草加入明矾染制而成。

  茜草种植方便,且春秋两季均可采收,晒干收藏后四季可用,同时染色便捷,易操作,所染材质多样,是古人常用的染红植物。

  

  茜草

  (摄影:徐文斌)

  

  茜草的根

  (图片来源:昵图网)

  红花(Carthamus tinctorius L.)又名红蓝花、刺红花,是菊科红花属的一年生草本植物。其茎直立,茎中下部的叶子有锯齿,齿顶有针刺;黄色的小花聚集成一个头状花序,慢慢会变红;瘦果乳白色,可榨油。

  古人利用红花直接染色,尤其是在花瓣绽放初期,色素含量相对较高,既能作为食用色素,又能用来浸染织物。

  红花中含有红黄两种色素,黄色素溶于水和酸性溶液,虽无染料价值却有药用价值;红色色素易溶于碱性溶液,不溶于酸性溶液,在中型或弱酸性溶液中会形成红色沉淀。利用碱性溶液将红花中的红色素提取出来,再加入过量的酸性溶液进行中和,使红色素沉淀出来,这样反复操作多次,将沉淀状的红色素捻制成小饼,即为古人用的胭脂。

  这么一想,或许正因为古时的胭脂是由植物制成的,贾宝玉才有了吃胭脂的喜好吧。

  作为红色染料时,需将红花中的黄色素分离出来,这样染出的颜色才更显鲜艳,贾思勰在《齐民要术》中便详细记录了这种“杀花法”。为了方便储存和运输,古人将红花制成了“红花饼”,使用时只需先用乌梅水煎,再用碱水或稻草灰澄清多次,就可以染色了。明代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还记载了防止红花饼产生霉变和配置不同浓度染料的方法。由此可见古人已经掌握了相当高超的染色工艺。

  

  刚盛开的红花

  (摄影:张莉俊)

  

  盛花期的红花

  (摄影:徐文斌)

  苏木(Caesalpinia sappan L.)又被称为苏方、苏方木、苏枋,是豆科云实属的小乔木,其枝干有稀疏的刺;叶为二回羽状复叶,羽叶对生,小叶纸质;花朵聚集成圆锥花序,绽放时花瓣黄色,最上面一片基部带粉红色,特别显眼;雄蕊稍伸出,花丝下部布满密密的柔毛,花柱细长,长有毛,柱头截平;果实是不开裂的红棕色木质荚果,有个外弯的硬硬的尖角,像鸟儿的嘴巴;种子长圆形,呈浅褐色。

  我国使用苏木作为红色染料由来已久,晋代的《南方草木状》、明代的《多能鄙事》《天工开物》等古籍都有对苏木的记载。去除苏木外皮及边材,取心材,阴干后可用于染色。心材中含有苏木素,加入不同的媒染剂,能获得红、绛红至葡萄紫红色等多种颜色,一直是古人用来染色的重要原料。

  

  苏木的木材

  (图片来源:昵图网)

  2)黄色系

  “天地玄黄”,在古代,黄色被认为是大地的颜色,也是帝后服饰的颜色。古时用于染黄的植物非常多,主要有栀子、拓黄等。

  栀子(Gardenia jasminoides Ellis)又称水横枝、山黄枝,是茜草科栀子属的常绿灌木。其花芳香,通常单朵生于枝顶;果实黄色或橙红色,有翅状纵棱。栀子果实中含有栀子黄色素,可以制黄色染料。据《中国植物志》记载,栀子分布较广,在不同的生长环境下,栀子会产生变异,主要可分为两个类型:一类通常称为“山栀子”,果卵形或近球形,较小,较适合药用;另一类通常称为“水栀子”,果椭圆形或长圆形,较大,较适宜染料用。

  自西周开始,栀子便成为染黄的主要材料。成熟果实浸泡煮沸后,可直接染出色泽鲜艳的黄色,既可作为天然食品色素添加剂,又可以染纺织品。也可在其中添加媒染剂,染出嫩黄色、暗黄色等不同色泽度的黄色。

  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金黄色绣线和土黄色的丝织物”,便是由栀子染成。但它染出的色泽虽好,却不耐日晒。

  

  栀子果实

  (摄影:张莉俊)

  柘(Maclura tricuspidata Carriere)又称为柘木,是桑科柘属落叶灌木或小乔木。其雌雄异株,雌雄花序均为球形头状花序;果实为肉质球形聚花果,成熟时桔红色。拓木的木材心部是黄色,染出的颜色是赤黄色,被称为拓黄。

  拓木染出的织物,黄色带有红光,颜色炫目。自隋唐以来,黄色一直是帝王衣服的颜色。《唐六典》记载:“隋文帝着拓黄袍,巾带听朝”。到了唐高宗年间,规定“禁士亦不得以赤黄为衣服杂饰”。明代明令禁止臣子百姓穿黄色衣服,包括姜黄、柳黄等黄色系。到了清代,明黄成为了帝王服饰的专用颜色。

  

  柘树枝干

  (摄影:曹承娥)

  3)蓝色系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蓝青两色,都来自蓝草。“青衣蓝布”是我国古代平民所穿衣服的颜色,因此古时对蓝色染料的需求特别大。蓝草并非指某种特定植物,而是统称。蓝草能染蓝色,是因为含有靛蓝。靛蓝染色采用了还原氧化技术,从春秋战国时期沿用至今。根据染色时间、次数及染液浓度的不同,可染出不同色度的蓝色,包括浅蓝、天蓝、深蓝、青色等多种颜色。古代使用的蓝草主要有马蓝、蓼蓝等。

  据《中国植物志》和《海南植物志》记载,古籍中的马蓝即为我们如今所熟知的“板蓝”(Strobilanthes cusia (Nees) Kuntze),是爵床科马蓝属的草本植物,多年生一次性结实。其茎稍木质化,直立或基部外倾;紫色的花聚集成穗状花序;干燥的根为药材板蓝根,也被称为南板蓝根。因为马蓝叶含蓝靛,所以我国古代用马蓝作靛染色,它也是目前应用最广的蓝靛染料。

  

  板蓝的叶

  (图片来源:昵图网)

  

  板蓝的根

  (图片来源:昵图网)

  蓼蓝(Polygonum tinctorium Ait.)是蓼科萹蓄属的一年生草本植物。其茎直立,通常分枝;叶卵形,干后呈暗蓝绿色;淡红色的花聚集成穗状花序。我国在夏代就已种植蓼蓝,并熟知其生长习性。蓼蓝染色是因其叶中含蓝甙,从中可提取靛蓝素。

  最初古人只会用新鲜蓝草直接经水浸泡后染织物,染出的颜色呈蓝色或碧色,得不到青色。后经过不断摸索实践,先民们开创了蓝靛制造技术,既能染出青色,又打破了季节限制,使得蓝草染色的方法四季可行,极大地方便了染料的运输和储存。

  

  蓼蓝的叶

  (图片来源:中国植物图像库)

  

  蓼蓝的花

  (图片来源:昵图网)

  4)黑色系

  在我国古代的不同朝代,黑色所处地位不一。秦朝尚黑,从衣服到旄旌、节旗等都以黑色为上等。魏晋时期也以黑色为上,当时的都城建康(今江苏南京)的贵族阶层以穿黑色著称。唐代诗人刘禹锡笔下的“乌衣巷口夕阳斜”中的乌衣巷就因住在此巷中的贵族子弟都喜爱穿乌衣即黑色丝绸衣服而得名。在此之后的多数时期,黑色均作为百姓衣色,也被称为“皂衣”。

  古人用来染黑的植物主要有皂斗、五倍子、乌桕等,其中皂斗指的是壳斗科植物的果实;五倍子则是漆树科盐肤木属树木的幼枝和叶上形成虫瘿。染色的部位多含有单宁,也称为鞣质。鞣质经媒染剂作用,可将植物染成黑色。

  

  五倍子

  (图片来源:昵图网)

  

  乌桕叶子

  (摄影:张莉俊)

  由于植物染料染制纺织品时,色泽的牢固度和深度相对较差,植物染料渐渐退出了市场舞台。如今随着社会发展,生态、自然、环保的理念逐渐深入人心,人类利用现代科技手段,采取纤维预处理、超声震荡法、非金属媒染法等方法,优化染料提取和染色工艺,天然植物染料再次走入了大众视野,科技让生活环境变得更美好。

参考文献

   1.谭光万.中国古代植物染料研究[D].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09.

      2.周琪.植物基天然媒染剂的开发及其在羊毛织物染色和功能整理中的应用[D].西南大学,2021.

      3.丁芸.核桃青皮的活性成分提取及染色性能研究[D].新疆大学,2016.

      4.王慧等.五倍子染色柞蚕丝的黑色调色阶研究[J].针织工业,2020(11):44-48.

      5.黄宝康.五彩的世界—话说植物与染色[J].生命世界,2008,44-47.

      6.刘霁萱.蓝靛染色工艺在古代青色系植物染中的应用[J].理论探讨,2021(11):133-134.

      7.张维.纺织品染色用天然植物染料的研究进展[J].印染助剂,2018(11):5-11.

      8.中国植物志 http://www.iplant.cn

中国科学院科普云平台技术支持,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运行
文章内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国科普博览网、中国科普博览网运行单位、中国科普博览网主办单位的任何观点或立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