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没对象?来看看动物的塑料爱情
发布时间:2019-08-07
出品:科普中国
制作:银河路16号团队
监制: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
  人们渴望忠贞配偶,向往美满婚姻,经常用一些自然界被赋予“专情”的动物来寄予对美好爱情的祝福。比如:“偶居不离,向不独宿”的鸳鸯,“为爱守节、动辄殉情”的天鹅,“极端忠诚、只认初恋”的北美土拨鼠……

  然而,它们真的忠诚吗?人,真的就那么“不如禽兽”吗?事实并非如此,今天我们就深扒动物“婚姻”的种种套路。 

    

  玩得这么开?敬你是条“禽兽” 

  在动物社会学与行为生态学中,真正的禽兽们多姿多彩的“啪啪”行为被划分入四大“婚配制度”(mating system)。其实就是很简单的排列组合,按羞羞指数排序: 

  ·单配制(monogamy),相当于一夫一妻; 

  ·一雄多雌制(polygyny),相当于种马后宫; 

  ·一雌多雄制(polyandry),相当于女王众宠; 

  ·多雌多雄制(polygynandry),相当于群奸群宿。 

  后三者统称混交制(polygamy)。 

  然而,单配制,就是鸳鸯于飞?混交制,难道就是狂蜂浪蝶吗? 

  对不起,你单纯了。 

  小三是烧不尽的,绿帽是吹又生的,离离海天筵,一岁几枯荣。闲着也是闲着,不妨来“捉个奸”。鉴于一雄多雌制涉及弑婴,一雌多雄制涉及杀夫,多雌多雄制过于惊世骇俗(鲱鱼大肆群交的浅水区常呈乳白色),还有乱伦,都不能播,我们就只在人类目前也流行的单配制里,肃清一下文明空气吧。 

    

  鸳鸳相报何时了? 

      按照早年间的定义,动物界的“一夫一妻”当然是说,即使不能与子偕老,起码在一个或多个交配季内,一头雄禽兽与且仅与一头雌禽兽“品尝”爱情。 

      东方文化中的楷模当仁不让,首推鸳鸯。它们阴阳双修的形象,深深印在婚俗文化恭贺新禧常用的搪瓷盆、暖水壶、擦脚巾及一切床上用品表面,好像结婚就是投身水禽养殖业,这似乎就跟那些“专情”的动物联系起来了,民间嫁娶的风俗跟自然界的关系密不可分,也通过对美好的希冀表达自己对爱情婚姻忠贞的渴望。 

图片来源Veer图库 

    

      然而,随着技术进步,科学家逐渐对于这一双双道貌岸然的禽兽产生怀疑,终于祭出了扣帽利器——基因亲子鉴定。于是捉奸”工作就这样“手握实锤”地展开了。 

      法不责众,当科学家惊讶于漫山遍野的“小三”和“绿帽”,不得不像道德家一样,开始重新思考:禽兽们的社会怎么了?信仰何在?又或者,是传统的婚配观念已经过时,还是我们无法适应禽兽们活在当下放飞自我的生活需求? 

      开明的科学家们(如南伊利诺伊大学的生物人类学家Reichard),还是更新了定义,将禽兽们的一夫一妻体系细分为三种 

  社会型的一夫一妻制social monogamy):在社会行为模式上一对一配对,比如小公母俩共享领地,合力筑巢、觅食、抚养后代。此定义并不涉及性行为。 

  性行为的一夫一妻制sexual monogamy):在可观察到的性行为上一对一配对。此定义并不涉及后代。 

  基因上的一夫一妻制genetic monogamy):在后代基因亲子鉴定意义上一对一配对。换句话说,性行为的一夫一妻是:隔壁老王未见偷;而基因上的一夫一妻是:隔壁老王或曾偷,孩子还是老公的。 

      三者可细分,也可组合,比如社会型加一夫一妻性行为,当为楷模,和谐赞歌;而社会型加基因上一夫一妻,但性行为不,就是形婚,各玩各的,孩子无辜。 

  可惜,楷模毕竟稀少。在动物界,即使是心照不宣的社会型一夫一妻都相对少见 

  鸟类公关功夫最到家,90%如此。哺乳类懒得洗地,只有3%如此,其中的灵长类还不错,有15%如此。在爬行类、鱼和昆虫中,也存在。 

  性行为和基因上的一夫一妻就更少见了。许多社会型的一夫一妻,各自都有配偶外性行为。上面说90%的鸟类是社会型一夫一妻,可它们30%以上的孩子都不是爹的,虚伪啊!据加州洛杉矶分校的进化生物学家Gowaty估计,在180种社会型一夫一妻的鸣禽中,劈过腿的十只有九。 

      说回鸳鸯(英文就叫“中国鸭”),我们已经知道,首先,在鸯产卵后,鸳就撒手不管,夜宿它处换新衣戴新帽去了,孵卵和育雏,都由鸯独立完成,渣不渣?其次,鸯平均寿命23年,鸳则56年,娘子一死,相公就准备续弦。爱情的小圣殿总是说塌就塌。 

      目前给鸳鸯做亲子鉴定的尚少,姑且算基因上尚无出轨实锤,然而,在西方文化中,还有种与鸳鸯一样号称为爱守节、动辄殉情,且形象更高洁、更神圣的动物,那就是天鹅了。 

用赵丽蓉老师的话说:这,“揍是蒙人”(图片来源Veer图库) 

    

      2006年,据墨尔本大学动物学系的Mulder爆料,基因分析表明,6分之1的幼天鹅都不是爹生的。基于此,科学家的八卦心被深度唤醒,煞是好奇这些母天鹅是怎么在光天化日之下,避开她们如影相随家道极严的老公,红杏出的墙?于是给它们戴上了追踪芯片,调查还在进行中。 

      你看,鹅毛果真浮绿水。 

    

  做一只愚蠢的土拨鼠? 

  这些年,每逢七夕或214,网上就会流传那种“相伴一生忠贞不二”的“动物眷侣贴”:帝企鹅啦、长臂猿啦……最常见的,是一种北美草原土拨鼠the prairie vole),关于它的描述,颇为令人动容: 

    “公土拨鼠只与他今生欢爱的第一只母土拨鼠欢爱。他们极端忠诚,甚至会攻击其它企图靠近自己的母土拨鼠。” 

    

快成情圣的草原土拨鼠(图片来源Veer图库) 

    

      的确,公草原土拨鼠特别顾家,这是因为他们在交配并抚养后代时,会分泌一种激素,让他们感到无比欣快,于是奶爸做得乐此不疲。此即在爱情激素界主管“恒久远永流传”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后叶加压素vasopressin)了。 

      科学家把控制后叶加压素的受体植入另一种比较花花公子的土拨鼠,后者也变得十分忠犬。于是就有不少正宫们建议,要给所有出轨的渣男作女都扎上一大管呢。 

      不幸的是,埃默里大学医学院Young等人2005年的论文已经证明,草原土拨鼠,无论公母,只要有机会,偶尔还是会去偷个腥 

      有了前文的三种分类,我们就能明白,网上流传的“动物眷侣”贴里,大多只是社会型的一夫一妻,离性行为和基因上的一夫一妻,还差得远。 

    

    

  在地愿做柯氏犬羚,在树愿做阿氏夜猴 

      人类爱情观已经可怜到非要建立在禽兽身上,难道真没有情比金坚、至死不渝的动物吗? 

      答案是有。 

      就是名字怪一点,写不进婚礼贺词去。 

      根据德比大学的Huck等人2014年的论文,当时证明有五种动物在基因上做到了一夫一妻,不容易啊!这几位楷模分别是: 

      加州鼠the California mouse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柯氏犬羚the Kirk's dik-dik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马达加斯加大跳鼠the Malagasy giant jumping rat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群居郊狼pack-living coyotes 

 

图片来源bing.com/images 

    

      阿氏夜猴the Araza's owl monkey 

图片来源npr.org 

    

  看看它们的颜值,新郎新娘们,情愿被比作哪一种呢? 

  不行的话,只能去植物界,或者微生物界找比喻了。 

    

  看不懂的套路还有很多 

      在草览了禽兽们千疮百孔的一夫一妻生活后,我们还想特别得提一下,鱼类中一种独特的行为。 

      我们知道,悲壮的三文鱼在成熟后,会逆流洄游至其出生地产卵。繁殖过程自然由强壮、标致、有吸引力的雄鱼主导。 

      不过,也会有小个子、银白色的雄鱼,它们并不参与求偶求婚之类的繁文缛节,只是先跟着大哥,一起洄游,然后在大哥起身高潮的瞬间(spawning rush),迅速冲入雌鱼已排好卵的巢,为自己的基因延续做出贡献。 

      这种典型的进化稳定策略evolutionarily stable strategy),在鱼类中并不少见。 

    


小个子的蓝鳃太阳鱼也常采用此策略(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看,我们说的没错吧,动物界的婚配,有着一百种套路,种种你都看不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