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变性人:他们患上了易性病
发布时间:2018-03-12
出品:科普中国
制作:青春修炼宝典
监制: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

   20146月,网上曝出一则“昔日道德模范要变性”的新闻,引起了人们热议。“背着身患尿毒症的母亲上大学”的刘霆,于2007年成为“感动中国”首届全国孝老爱亲道德模范,7年后的他勇敢地回到公众视线中,告诉所有人他是一名易性病患者。

 

  在纪录片《冷暖人生》中,刘霆表示,在自己三四岁时,便有了抗拒男孩子服饰等的想法,会时常做出“兰花指”等女性化的阴柔举动。当刘霆的父母发现儿子越来越像“女儿”时,他们只能采取严加管教的应对方法,而管教的结果是刘霆更加强烈地抗拒。小学和中学都有嘲笑他的同学,同学们异样的眼光让刘霆的童年寂寞而忧伤,使得刘霆的性格安静而沉默。到了青春期,刘霆日益憎恶自己的身体,甚至将百日照中自己身体的部分撕毁。他一度觉得自己这一生没办法做真正的自己,觉得自己的人生是绝望的,跳楼、割腕的想法都曾出现在刘霆的脑海中。 

  易性病是性身份严重颠倒性疾病,通常在3岁时萌发,青春期心理逆变,持续地感受到自身生物学性别与心理性别之间的矛盾或不协调,深信自己是另一性别的人,因此其行为指向是通过手术改变性器官, 或以异性着装和行为来掩饰其躯体性别[1] 

  资料显示,目前我国约有40多万人想要改变自己的性别,已经进行了变性手术的有1000多人。变性人已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群体,近年来,中国大陆做变性手术的数量一直呈上升趋势[2] 

  部分研究人员认为,这种心态的出现有两个原因[3] 

  第一种由先天性遗传决定。易性癖患者从内心认定了自己的性别,可能从小就出现,也有可能是后天的某个生活细节唤起了内心深处住着的那个性别; 

  第二种由后天内分泌引起。针对第二种情况,又可以细分为:儿童时受异性化环境的熏陶;环境的干预;事业打拼或压力所迫;以及遭受重大打击等几种原因。 

  北京大学医学部伦理学教研室的丛亚丽教授表示,变性术并不是像割扁桃体一样简单的手术,变性手术治疗是极其痛苦并且昂贵的,既不可半途而废,也不可逆转,对受术者的人生有着极大影响。除非是患者情况极度严重,心理医生判定确有实施手术的必要,否则绝不应考虑进行变性手术。变性手术应该作为最后的选择。 

  2011年,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烧伤整形科通过卫生部组织的审核,成为全国首批、四川省首家合法开展变性手术的医疗单位[4]。近年来,变性手术技术水平在不断提高,这给那些试图通过变性解脱痛苦的易性病患者带来了希望,但是变性手术所带来的一系列家庭、社会、伦理、法律等方面的问题也给变性人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无论外界如何看待,变性人自己一定要加强自己的意志锻炼,增强心理抗压能力和适应能力。 

    

  参考文献: 

  [1].    张艳艳,张丽娜,孙东燕,.易性癖7例患者的围手术期护理[J].中国美容医学,2012,21(6)1059-1061. 

  [2].    李鹏. “道德模范”变性背后:你不了解的变性手术[N]. 北京科技报,2015-04-27(040). 

  [3].    黄佳. 变性,不只是做个手术[N]. 北京科技报,2017-03-20(006).

  [4].    陈永杰. 变性手术“解禁”了[N]. 北京科技报,2011-06-13(036).

本作品还在其他渠道:
网易客户端
百家号
一点资讯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