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牛蛙,请勿随意放生!
出品:科普中国
制作:蜥游纪科普创客团队
监制: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
  说起牛蛙,有人会想到它的美味,也有人会想到它和青蛙一样是灭虫能手。殊不知,牛蛙是一种危险的外来入侵物种。
  近年来,放生牛蛙的行为越来越多。今年实施的《北京市园林绿化行政处罚裁量基准》规定:“在区县级湿地内放生,未造成环境破坏的处罚程度最轻,罚金在5000元至1.5万元之间;在国家级湿地内放生并造成危害的,处罚程度最重,罚款金额在30万元至50万元之间”。为何北京园林绿化局会出台如此严厉的条例?接下来我们将为大家一一解答这些疑惑。
  牛蛙的前世今生
  牛蛙(Lithobates catesbeianus),也叫美国牛蛙,头部蓝绿色,因繁殖季节鸣叫“哞哞”似牛而得名。繁殖期间,雄蛙常集群鸣叫持续2~3个月。雌蛙常在浅水区产卵,产卵量特别大,甚至每次可达2万枚。蛙卵可以在15~32℃之间发育,最适温度为24~30℃,3~5天即可孵化成蝌蚪。牛蛙蝌蚪浑身随机布满深色斑点和浅色小斑块,长可达10余厘米,以水中藻类、原生动物、花粉粒等为食。蝌蚪在温暖地带几个月就能变态成熟,较冷地区则需要数年。牛蛙成年后生活在池塘、沼泽、湖泊、水库、微咸水(例如夏威夷海水)、河流和沟渠,甚至城市下水道(例如成都下水道)。


图1 牛蛙蝌蚪(Gary Nafis拍摄)

  牛蛙原产于美国落基山脉以东、加拿大东南等地区,经过农业与贸易被广泛引入世界各地,也是世界最常见的养殖食用蛙类之一。但牛蛙早已被列入全球最危险的100种外来入侵物种名单里,现已入侵北美洲、拉丁美洲、欧洲、东亚和东南亚等地。


图2 牛蛙具有发达的肌肉和与环境相似的体色(蔡波拍摄)

  外来物种?or外来入侵种?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和交通运输条件的改善,人类活动尤其是贸易交流,打破了生物种群自然分布的地理屏障,有意无意引入不曾存在于本地的生物——这些生物就是外来物种。
  有的外来物种可能不会造成威胁,如红薯。有的外来物种比较危险,可能会捕食本土物种或伤人,如来自美洲的拟鳄龟(也称小鳄龟)和大鳄龟(也称蛇鳄龟)。有的外来物种不仅危险,而且一年四季都能存活,还能快速大量繁殖,打压或消灭本土物种,破坏生态平衡,严重影响农业和林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这些外来物种就被称为外来入侵种。牛蛙就是其中之一。
  外来入侵种的入侵过程
  外来入侵种的入侵过程一般有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建群阶段:外来种被人为引入外地,在外地建立了立足点,能勉强自给自足。第二阶段为时滞阶段:从建立立足点到种群扩散和爆发之间,是外来入侵种发展的潜伏期。第三阶段为全面入侵阶段:由于适应性快速进化,入侵种具备了对引入地的适应性特征,开始种群扩散和爆发。
  入侵物种首次发现地往往在我国沿海经济发达省区,明显多于内陆省区,且扩展速率存在地理上的差异,尤其在同类物种多样性高、地形变化小的区域扩展更快。人为协助尤其是放生活动,促进牛蛙等外来物种再扩散。
  外来入侵物种的危害
  外来入侵种与本土物种之间会产生强烈的竞争,或捕食本土物种,或协助农业或者林业害虫为非作歹,或和亲缘关系近的本土物种杂交导致基因污染,或传播疾病等等。这些入侵过程造成本地物种数量减少甚至灭绝,进而破坏整个食物网,影响本土物种之间千百万年相互协调发展的生态。一旦发生生物入侵,最终导致生物多样性减少、自然灾害频发、生态失衡,直至影响人类健康。
  牛蛙对本土物种的杀戮
  牛蛙体形大、食性广。成体几乎可以吞食任何比它小的生物,包括无脊椎动物、鱼、小型哺乳动物、爬行动物、两栖动物(包括蝌蚪)、虾类、鸟类甚至蝙蝠,但极少捕食农业害虫。牛蛙不仅与本土两栖类竞争,还会捕食本土两栖类,导致许多本土两栖类种群下降或局部灭绝,对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造成严重的危害。
  可怕的蛙壶菌
  牛蛙携带有蛙壶菌(Batrachochytrium dendrobatidis)。该病菌也是全球最危险的100种外来入侵种之一,对绝大部分两栖类有致死性。不少两栖类因缺乏对蛙壶菌有效的免疫而大量死亡,最终波及整个种群,甚至灭绝。蛙壶菌会在两栖类身上引起皮肤霉菌病,或更特别的壶菌病。该病菌除了在两栖类身上和水体中被发现之外,也在传染区雨水中被发现,能在环境(尤其水环境)中保持活力长达数个星期。有研究认为,蛙壶菌起源于非洲,通过非洲爪蟾和牛蛙,在贸易过程中被传播到世界各地。其分布随植被和贸易量以及外来两栖类宿主的分布增加而增加,与年温差也有关。目前,蛙壶菌已经扩散到非洲、北美洲、南美洲、澳大利亚、欧洲、东南亚等地,已导致全球超500种两栖类感染,其中超过200种数量严重下降或绝灭,如泽氏斑蟾(Atelopus zeteki)、达尔文蛙(Rhinoderma darwinii)等。蛙壶菌在澳洲与巴拿马的高山雨林地区影响尤为严重。


图3 被病菌感染的牛蛙(蔡波拍摄)

  牛蛙对我国的影响
  自从1959年牛蛙被引入我国大陆以后,由于养殖管理不善而逃逸、有意放生等原因,牛蛙遍布全国,而且已经在四川、重庆、浙江、福建、台湾、云南、广西、广东、海南等省区成功建立了自然种群。
  有研究指出,牛蛙的扩散是导致我国蛙壶菌扩散的重要原因。目前,科学家们已在市场和野外的牛蛙中检测出蛙壶菌。该病菌已经侵入中国特有种滇蛙、昭觉林蛙和大蹼铃蟾以及云南臭蛙等本土物种中。而随意放生的现象,加剧了我国本土蛙类感染该病菌。放生事件还多发生在各大著名湖畔、风景区和自然保护区。这些地区有特别高的生物多样性,生存着很多中国特有的物种,是国内重要的生物资源宝库,对国家的生态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牛蛙正成为威胁我国两栖类、鱼类和昆虫多样性的重要因素。
  形势严峻
  目前,全球外来物种已超10000种,中国外来入侵物种数据库(http://www.chinaias.cn/)已收录754种。主要的13种农业林业外来入侵物种每年就能对国家造成574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
去除牛蛙对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将是一场硬战!
  因此,请不要随意放生。要知道,您不经意的一次放生,对本土生命而言,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放生的本质是救生。与其放生,不如从自己做起,在生活中拒绝污染,拒绝破坏环境,拒绝食用和药用濒危野生动植物,抵制滥砍滥伐,抵制捕捉贩卖野生动物,参与监督污染,保护好我们与所有本土生命共有的生态环境。这样的你才能解救更多生命!

本作品还在其他渠道:
今日头条
微博
百度知道日报
腾讯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