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华罗庚诞辰106周年:58年的历史问答 > 华罗庚当年说过的那些话

     58年的历史问答    文章来源: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老科协数学分会作者:张淑端  

张淑端:老师让我们打好知识基础

首先,我代表5811华龙班的15位同学感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的老科协数学分会和金雅芬这几年每年都组织纪念华老的活动,为我们搭建了一个纪念华老的平台。让我们大家可以在一起回忆华老师在大学对我们培养和教育。我们也有责任。去年她跟我说要出一本有关华老的书,我们一直期待这本书能够尽快出版。


刚才展示的老照片中,老是有一个经典的华老上课的老照片。坐在前面正在认真地记笔记的就是我。说来我个人觉得特别有愧,但是同时华罗庚给我们讲课我也感到是很自豪的。因为华罗庚是一个大数学家。

我是女2中毕业的。当时学校教导处动员我们报考中国科技大学,我看了一下介绍,里面光物理系就有好六七个,我不想学物理,没有合适的。后来我一看有个电子计算机系,58年代,向科学进军。在当时绝对是尖端的。我就选了电子计算机系,可是没想到我被分到了数学系,在中学的时候参加过北京的数学竞赛,我没有想当数学家,我喜欢工科,没有想到我被分配数学专业,那就好好学吧。

当时华罗庚是连少先对员都知道的伟大数学家,非常高大上的偶像。可没有想到一上大学华罗庚亲自教我们。为我们5811讲授高等数学的课。他每个星期给我们上三次,一次两节课,他到点就来,中间课间休息,我们就围上去问问题,他还给我们答疑,真是非常平易近人。一位大数学家对我们这么好。把我们毛头小孩领进数学王国,培养成才,功不可没。回忆大学学习的时光,非常感动,从大一到大三连续上了三年多,华老师付出了很多的心血。

还有一个留下很深印象的事,数学高深莫测,但是华老给我们讲读书要“由薄到厚,由厚到薄”;这个思想一直到了毕业以后,工作了才理解,现在回忆起来确实是“由薄到厚,由厚到薄”。

当初数学系有微分方程、运筹学、逻辑学和计算数学四个专业,我选了计算数学,刚才讲了华老筹建计算技术研究所。计算技术包含计算机、程序设计和计算数学等的内容。

看一下我们计算数学这两年学的课程都是华老师为我们选择和安排的。有物理,光力学就是学习力学系的全部课程,有普通力学、固体力学、流体力学,一直到量子力学,虽然很难懂,但也一定要学好,要考试。当时不觉得学这些有什么用,但是工作了才认识到这些课程的知识都是很有用的。

1963年我一毕业,被分配到计算技术研究所工作,接的第一个任务是用“矩阵力法计算歼八飞机机翼结构强度” 在这之前都是用计算尺计算,先进一点是用手摇计算机计算。我们是第一个用电子计算机进行飞机设计的机型。当时还表扬我了,其实是很不容易的,那时的我们就是使用的仿制苏联的计算机设计的我国第一台104机上完成计算的。

我们很快就能上手了,这也是得益于华老的“由薄到厚,由厚到薄”,给我们安排这些基础课程,打下的底子。

这些年我一直是搞飞机的结构计算,机翼的结构,震动和颤振等的计算,现在空军装备过的这些飞机,我都参与过工作。这是很有意义的。飞机上天,我做了一点也觉得很自豪。这些都要归功于华老,他回国后就是要培养和教育现代数学的人才。华老的“由薄到厚,由厚到薄”的思想和他为我们打下的坚实基础。

回顾5811华龙班,我们这些学生确实没有辜负华老教书培育人的期望和安排,我们来15个同学。我们有56个人分布在航空、航天、原子核,还有教育领域,都是在做前沿课题,取得了一些成绩。都与老师的培养和教育分不开。华先生给我们打下了广深基础知识、扎实的专业知识技能。

期望小朋友们,把前辈的数学事业接过来,科大的校歌就是说科学的高峰要我们去攀登,要把红旗插到顶峰。现在有这么多个华罗庚班在追随,希望你们能够一代胜过一代,在科学高峰和在数学王国里越走越高,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