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向被尊为科学中的皇后,而数论,则更被尊为数学中的皇后,其地位之崇高,不言而喻,因此,有人认为以严格和简洁著称的数论只宜屹立于高不可攀的学问颠峰。供人叹赏,而不能携入尘世,加以应用。但我国的华罗庚教授,就正是能攀上数论峰巅,又能将这门学问应用于实际问题的罕有的数学家。4年前华罗庚教授与王元教授共同发表的专著《数论在近似分析中的应用》,可说是这崭新领域中罕见的杰作。1979 年他在英国达勒姆的国际数论会议中介绍将数论中斐波那挈数列应用于数值积分的方法,令与会学者深感惊佩。他为学有如天马行空,不拘一格,同时却又脚踏实地,善于致用,即此可见一般。

华教授虽以数论知名于世。但事实上用博大精深四个字来形容他的学问是再恰当不过的。华教授于35年前发表了第一本专著《堆垒素数论》,即已引起学术界的注意,其后他在数论、经典群、调和函数、多复变函数、偏微分方程组、数值积分各领域陆续发表大量的论文和专著,都是见解精辟,行文明畅的经典之作。他之所以能够得到国际数学界的尊崇。历任中国清华大学、西南联合大学、北京大学、美国依利诺大学、英国伯明翰大学数学教授和中国科技大学的副校长,现在又担任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所长、应用数学研究所所长和中国数学会会长,并获选美国国家科学院海外院士,实在绝非侥幸所致,华教授一生勤奋,虽屡经动乱,研究工作从未中断,最近他以古稀之年,尚在英国皇家学会会刊发表论文,从四维空间的单位球推论简化狭义相对论前提的可能性。

华教授不但治学精严,著作等身,更且诲人不倦,热心促进数学教育,为推广数学方法之实际应用。近20年来他致力于“运筹学”、“统筹方法”和其他数学方法的普及,足迹遍及全国城乡。所曾访问,接触的学校、社队、矿厂企业等无虑千百,所造就的人才,所解决的大小问题,所为国家节省的资源,创造的财富就更无从估计了。

中国是一个古老而伟大的国家,但其丰富的自然资源有待规划开发,优秀人才急需统筹运用。华教授多年来在这些工作上所付出的移山心力肯定是会对中国的现代话留下不可磨灭的贡献的。

华教授早年家境清贫,生活艰苦,以致连中学的教育亦未完成,所以1979年他到法国南希尔大学接受荣誉博士学位,在当地用普通话演讲,又参加同行学者为他举办的生日庆祝会,即自认为是生平三件大事。

事实上,多年前本人在美国攻读大学时,即有幸认识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访问的华教授,但是他初露头角,风华正茂,朝夕与知名学者如爱因思坦等过从,而坦荡自得。不意35年后的今日,本人竟有缘站在此台,表扬华教授对数学、对中国的重大贡献,这亦当是本人生平一件难以忘怀的大事。虽然华教授因恙未能参加典礼,不无令人遗憾,但他的公子华俊东医生今日在座观礼,并带来他病情渐愈的消息,亦差足令我们感到宽慰。

本人现在恭请,监督阁下,以荣誉理学博士学位,授予华罗庚教授。

司礼者:
        主礼:监督尤德爵士
        主荐:校长马临博士
        司赞:陈天机教授
        司引:李金汉博士
        司册:教务长廖博伟博士

公元1982年12月9日